阿爸坐在放着锄把的田埂
     白色的霜降撒上麦苗
     透明的泪珠里期望葱茏
     堂屋里 孤独的奶奶一个人烤火
     布满皱纹的嘴唇抽搐着诅咒(寒冷)
     
          小弟弟踉跄地摔倒在沉寂的谷场
     捡起一枚一分的硬币 冰凉
     稚嫩的小手扒开坚硬的土地
     无人的夜晚门前的香椿树下深深埋藏
     黑色的大地下一颗麦种从此潮湿发芽
     
           俏姐姐幽怨地把麻绳吊在槐树枝丫
     几只乌鸦哀伤从天空游过 (呜哇 呜哇)
     勾引着俏姐姐思念亡夫的灵魂
     一路蹒跚停在东边覆冰的大海
     面朝朝阳 春暖花开
                           

            温度  
           2005年11月7日(立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