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度有些话不吐不快了,我越来越觉得自己是孤独的。在不死鸟的诗群之中,也许别人没有看到自己的孤独,但是温度却沉默得心痛。
  温度不免要回忆一下过去,2005年至2006年中的不死鸟诗群,用青年诗人曹谁的话来说“简直是不死鸟的鸟头了”!当时有大北方倾向的西原、伊明、我;大诗主义的埙咽(曹谁)、风俗化倾向的寒山俊,陈明兰、惟美主义的叶丹、后现代主义的浅色之湖等诗人。那时每位诗人之间存在着一种沉默的竞争,而竞争的产物就是优秀的诗篇。
  可是诗人们都因故离去,其中西原、陈明兰我是知道具体原因的;而曹谁、伊明和寒山俊可能是因为这里的沉默气氛,所以他们走出去寻找诗歌理想(所以这就是幸福,诗人必须寻找方法光耀诗歌);但是叶丹和浅色之湖我就不大清楚他们为什么离开。当这些优秀的诗人突然群离之后,不死鸟新加入一位叫一把锁的诗人,诗作很成熟,但是他在不死鸟的停留可以用瞬间来形容。
  作为不死鸟的主编,包括在未作主编以前,我一直在考虑诗人一起离去的真正原因。考虑了许久认为只有两个原因:一是我们不死鸟网友对诗歌的交流太少,二是不死鸟真正阅读和写作诗歌的人太少。包括我们的诗歌编辑,往往在评语里呓语,比如作者写"桥”,在诗歌里加入一些意象表现自己的某一种思想或者情感,编辑往往会在编者按里面写诸如“桥站在河水之上,看着你的孤独”之类的话。笑话!你如果想写爱情,你可以重新发一首嘛。
一个诗歌编辑,必须要走进作者的作品里,才能理解作者的创作,才对得起作者。不然,你连编辑都不称职!你可以多写一些对诗歌技术层面的东西,或者你沉默。而不死鸟的读者,当然也是诗歌作者,对诗歌的理解太肤浅了。他们也往往走不进作者的诗篇里。不死鸟新论坛开通以后,有两位叫蚂蚱和章凤鹤水的朋友,对诗歌的鉴赏力很好。除此之外,我没有发现其他让我撼动的人。记得前不久,一个人问我的博客名字为什么叫《北方的花生地》,问我花生有没有特殊的象征。我说没有啊。他就说那温度你是不是对落花生有什么特殊的情感或者其他故事?我笑了笑告诉她:“花生就是花开的意思”,对方愕然。还有一次,记不清是谁了,在论坛里质问我,写诗的时候为什么写“两只马”,而应该写"两匹马”,你说当时我应该苦笑还是痛哭?!
  看着以前的西原、曹谁、寒山俊(漳尚)、伊明在新浪里的诗作愈发成熟,我心里很是高兴。从不死鸟管理者的角度,我期望他们能回来。但是我知道很难。而叶丹的博客我经常也去看,但是一直没有正面联系,他去年的诗作得到了一个全国大学诗歌的奖,在很多网站里面能看到一些人对他的采访。陈明兰在新浪也有博客,但是没有找到,而浅湖君彻底失去了联系。一把锁的诗作在刚刚结束的2006-2007年度中国网络文学节中也获奖了,而温度的诗集《青海的盗墓者》也同时参加了竞选,最终在终审当中名列第6名。
  所以温度愈发地感觉孤单。一个诗人的孤单你必须理解,尽管温度已经回到北寒带,在新浪的很多博客圈里交流和写作。但是我认为我并不能为结束自己的孤独而狂喜,我期望不死鸟的沉默早日打破。不仅仅是诗歌(体裁)。
  当那群优秀诗人走后,温度自然中扛起不死鸟诗歌的旗子,而现在,当我感觉疲惫的时候,请问:谁来扛起不死鸟诗歌的大旗?
  不死鸟诗社的社规出台了,诗社有了博客圈,诗社有了QQ群,可是当初申请加入诗社的诗友有几个回来?!
  温度,2007.5.28 于天津双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