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河南六月的麦子以及河南的农业

         河的南边,麦子寂寞的热浪
   六月抵达。从古到今狼牙一般的镰刀
   砍落,多少头沉甸甸的脑颅
   十万颗种子,十万次装进汉王的粮仓。
   
   河南,你六月妩媚的富足
   撑破,汉王眼里忧伤的欲望
   男人的胸膛,汉王留下姑娘和城墙
   生殖。从此麦芒一样扎在他们的记忆
   
   河南,六月你年轻的粮食
   七月被马车残忍的拉出
   东方和西方,饥饿的兄弟
   抱着唱歌的机器,停止哭泣
   
   河南,你劳伤的夫人
   穿着丝绸,掩藏下隆起的肚皮
   明年的六月,你的孩子出世
   你是否把曾经浸血的镰刀,握到他的手里?
   
   温度,2005-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