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失去河水,酒水是惟一灌溉;
   当我们面临寒冷,生殖是惟一悸动。
                        —–题记
   
   麦子,刚刚种下
   大地,刚刚沉睡
   河流的头颅,刚刚凝固
   沙漠的石头,刚刚丢失温度
   
   收割完麦子的男人
   敞开胸膛,喝着
   陈年的酒水。
   
   年青的少女,割死年轻的豹子
   穿着豹纹的花裙,跪在帐篷
   痛苦至高无上的王面前,婆娑起舞
   
   去年死去的炎热,被屠夫们
   喊叫:夏
   夏,你疯狂的炽热
   是扎伤男人镰刀的麦芒
   
   明年的明日,寒冷一定
   这样抵达。湮盖我们的王国
   少女的孩子,会骑着日头
   寻找,男人的曾经的伤口
   
   孩子啊,你在田野看见的
   尸体,是你们的爸爸
   他的手里,握着给少女的
   情书,寒冷而悸动
   
     温度,2006-1-16
   我们在这个流域,就会接受他的极度。
   所以当寒冷抵达,我们怀念炎热。
   但是我们不诅咒一切。
                  ——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