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终究在这浑噩中伸开了手指
却半是渴望
却未尽全力
如同你不知道我潮湿的内心

在八月里从陌生遇到熟悉
若不是你美丽的模糊的脖颈
我和那些一同热爱美丽的男人
将一起毫无犹豫地转身

只是那微微张开的手掌
我相信依然有夏末的温度
于是独自一人闭上双眼
直到你的面容渐渐清晰

温度 2010年9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