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哭泣的中午
   我从不认识你
   妈妈殷红的泪水里
   我不认识你,所有人都认识   
   
        海涛,不是时光的潮
   少女织成蓝色的锦缎
   我走过海水
   像巨轮轧过平原
   
   一朵吐血的浪花
   最后一口澎湃的羊水
   我夜夜守护,岛田紫红的麦子
   烽烟燃起,哥哥正在一场战争
   
   黑夜里,我孤独抱着一片
   巨大的强烈的汹涌,一闪而过
   月光渐渐褪去,爱人刚刚苏醒
   一只大海甲板的一滴水
   我从不认识
   
   
     温度,2006年8月28日下午天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