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两只匍匐的手扒开土地深处
  少女像矿石一样晶莹
  马拉着我,拉着和煦的南风
  诱惑从内部汹涌
  
  麦粒,在土地之母的肚子里
  犁耙着花儿湿润的嘴唇
  我搂着少女,搂着青春
  她们受孕
  
  夏季之初,遍地金黄的
  那全部是,一定是
  我的孩子
  
  他们妈妈的肚子,咽了我
  多少的泪水。
  
  
  
  温度,2006年9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