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像一只大鸟从高处下来
  你像一串红色的葡萄
  落进困惑的六月
  六月却是一只透明的高脚杯
  看见你就是暧昧的红酒
  
  遇到你何尝不醉
  喝光了春天的雨水
  在花枝招展的田园
  只有你的眼神澈亮
  
  你正是梦中不可接近的爱人
  你千百次丹眸回转
  为何停在华丽的六月
  哦,你无非想证明你的清丽
  青枝斜吐粉蕊时
  你难道未记得我唯一的温柔
  
  温度,2007.6.18天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