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沉默地比黑夜还要心痛
  可是你就这样走进风
  无视死灰复燃的手指
  如一只鸡毛刺入青色发髻
  
  谁也不可能阻止我
  写一首暗地的诗歌
  喝醉一生碌碌无为的胃
  从青草地走向河水
  
  我看见那些欢笑的人
  永远都失去忧郁的花盘
  毫不担心那些飞快的时光啊
  箭一般射向那些面带梅花的小鹿
  
  我就是一名陈列月亮的射手
  射出去那些才惠的青草
  在我爱的人的面孔
  生长出另外一个隐遁的村庄
  
  
  温度2007.9.10天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