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命与海攸关,与四季沉默的水有关
  我的名字已经被父亲叫为海涛
  我的爱人注定是海中的珍珠,是大海的儿媳
  这片无比沉痛的海啊,毗邻亚洲,怀抱江南
  在梦里多次落泪,依然庆幸我是年轻的波涛
  我臂湾里的少女多么安静,多么值得赞许
  
  
  温度,2008年1月2日天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