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钢笔的人怀抱梦想,综合写字楼上
  深沉、浪漫,一枝枝才惠的花
  
  他们完全忘记了空调调节温度
  洞穴里疲倦伤神,处于亚健康的瘟疫
  正在流行
  
  或者反过来极其连贯,不知其云的艺术签名
  在密密匝匝的表格,文件和工作总结里
  流连忘返于机械精密转动的时光
  
  却。是她。在素白什锦的信笺纸上
  咏出微雨之后飞行的燕子
  还有蘑菇云之后第一次爬行的蚂蚁
  微笑、纤细、恍惚、凝视;光线穿过纯水之中的蝌蚪
  她的虚构来自忧郁的海平线。
  
  
  
  温度 2008.7.25 津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