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北寒带
  
  那以后鹰的羽毛已经成熟
  但在山冈的茅草地里还没有沦落
  成一地褐毛
  风穿过身体以后
  打碗花匆匆把我们罩住
  我们就在破败的盆地里祈祷
  并高声喧哗由谁撰写一封致哈尔盖
  少女的情诗
  
  就在那驽马惊慌的星空下
  仰望星空,稀薄的信号从火车的头顶
  像一支光束注射进手机内部
  使我们彼此靠近
  拉着一条绳子燃烧,告别迟钝苍老的
  汉族异乡人。他,
  为什么依旧唱着我们皴黄的诗歌?
  
  有些人担心那些自杀的诗人
  就住在我们的隔壁
  教给我们抱团取暖,而六月的葡萄架下
  温度似乎在俄罗斯郊外的河畔
  听取一场关于彼·伊·柴可夫斯基的小提琴曲
  
  11月以后,王们陆续离开
  充盈的,抑或亏损的庄园将得到
  王们各自破光的灌溉。青稞、玉米、花生
  还有西海湖中的水草,这一切命运的代言
  一路铺张。一直需要的这个纲领
  就在自然中成长,并促使基督的庇护
  和祖国语言的瓮壶流出那些北方的忧伤
  
  然后。我们朝一群女人走去
  王们就在荧幕上一起和他们生殖
  一起脱光了衣服演电影,总有一些结果出来
  没准又是一堆痛苦:
  “对于不可言说的,我们留下种子。”
  
  
  温度2008年1月21日天津花生居